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【双华bl】雪夜暖炉温酒(十一)

完结章,纯糖
对你没看错,是双更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柳如梦边开药方边说,“我一定要把你的事迹写信给齐无悔,让他不要放弃治疗。”

  长孙柏翻了个白眼。

  因着互相有利用价值,柳如梦渐渐和齐无悔成了诤友——其实是写信互怼的损友,当然柳如梦决计不肯承认。

  自从他醒了,明淮尘就牛皮糖似的黏着他,这会儿枕在长孙柏腿上,伸臂环着长孙柏的腰,双手在他背后玩他的发尾。

  柳如梦看不得这对死断袖在她面前秀恩爱,却只能忍着,边被狗粮齁得皱眉,边跟二人说医嘱,“长孙以后肯定会比以前嗜睡,甚至有时不太清醒,这是正常的,失了武功毕竟对他有损伤。这个药方,三碗水煎一碗,三天一副,喝个一年半载,情况没有恶化,就可以停药。他睡得太久,身子虚,慢慢给他补,也不要一下子补太多……”

  明淮尘一一记下。

  末了柳如梦板着脸道,“这个月暂且不要行房事,以后也要注意节制,长孙你不要看见你师弟秀色可餐就把他吃干抹净了,他受得了,你受不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明淮尘整张脸埋在长孙柏的腰腹。

  长孙柏老神在在,“没事,我看不见。”

  柳如梦被他噎了一下,然后露出一个遗憾又幸灾乐祸的表情。“也是,你看不见。不过这就可惜了,老婆长这么好看,天下人都看得到,唯独你自己看不到。”

  长孙柏抚掌,“无妨,全天下都看得到吃不到,我虽然看不到,但我吃得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明淮尘彻底装死。

  柳如梦一直觉得醒来后的长孙柏脾气好得不真实,这会儿终于找到了一点那个老痞子的影子,有了点真实感,呸道,“死不要脸。”

  长孙柏大笑。

  诸事毕,柳如梦起身告辞,明淮尘刚要从长孙柏膝头爬起来送客,便听长孙柏问,“年后我成婚,你来吗?”

  明淮尘手一抖,又摔了回去。

  柳如梦停下脚步,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他二人,啧道,“你们真的是……谁当新娘?”

  明淮尘有气无力地举手,“我……”

  柳如梦“切”了一声,“不来,没意思,又不是长孙穿女装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长孙柏“噫”了一声,“我穿女装?你口味这么重吗?”

  明淮尘呻吟,“谁规定的当新娘一定要穿女装的?我是男人啊……”

  明淮尘送柳如梦出门,回来时拎了两坛酒回来。

  长孙柏吸了吸鼻子,“哎呀,好酒!”

  “鼻子这么灵?”明淮尘把酒坛放在桌上。

  长孙柏得意地挑了挑眉。

  明淮尘取出酒具,把酒温上,坐下来拿起柳如梦留下的纸笺细看。长孙柏的手却摸到了他的脸上。

  “作甚?”明淮尘转头看他。

  长孙柏笑道,“都说你好看,我摸一摸。”

  明淮尘不知为何,有些尴尬,但又觉得有些高兴,“你……你摸吧。”

  长孙柏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描摹过他的五官,在心里勾勒他的面容,轻声道,“确实很好看……我听你的声音,原以为你应当是一个冷峻英朗的男人,却原来这么漂亮啊……确实有些遗憾看不见。”

  明淮尘笑出声,“冷峻英朗?这两个词可跟我挂不上。”

  长孙柏摸完了,收回手,明淮尘斟了一杯酒递给他,长孙柏接过来,嗅着酒香悠悠叹气,“当年在华山的时候,你半夜三更爬我床,年年冬至蹭我的酒喝,喝了酒就趴我怀里睡,云飞卓见天儿嘲笑我养了个童养媳……”

  他慢慢品着杯中温酒,明淮尘则直接一饮而尽,“这么说来,云师兄也没说错。”

  长孙柏扶膝而笑。

  “说起来,”明淮尘偏头道,“成婚的话,我没有钱。”

  “说是成婚,你我为男子,又不需要三书六礼,凤冠霞帔,不过是穿一身红,拜天地拜长辈牌位,然后去你我祖坟上个香……其实上香也没有多大必要,死人是什么都不知道的。”

  明淮尘问,“师哥不信鬼神?”

  “不信。”

  “那师哥信轮回么?”

  “也不信。”

  长孙柏顿了顿,又道,“若有轮回,人人都是他人的轮回,那何人还有自我?太过荒谬。我钟情倾慕的是明淮尘,那就是明淮尘,不是谁的转世轮回,也不会转世轮回成别人,若真的转世,那也不是你了,我不要,我只要一个你。”

  他这话透着骨子里的桀骜张狂,明淮尘却听得笑了起来,“说得好,当浮一大白。”

  “不觉得我猖狂?”

  “觉得。可我就喜欢你这种猖狂啊。”

  长孙柏抚掌而笑。

  二人举杯对饮。窗外夜色沉沉,细雪簌簌,更远的地方,隐隐传来腊八粥的香气。

  年关将近了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问我为什么不写他们结婚?

因为我没想好他们结婚的钱是自己出还是找玉剑公主借

如果是后者

公主:明公子,你成亲都要借钱办宴,穷到这个地步,你真的要娶亲吗?不怕养不起?

明淮尘: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