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【双武当】陌路

ps要问我为什么这几天没有更文……

一来我连着考了两门课,一直在啃书

二来我在和我们帮的云梦小姐姐们(真的是们,我们帮除了武当就数云梦最多)ji情YY,写我们帮的人的同人文……YY我们副帮主和他徒孙……

我居然还没有被我们副帮主的斩无极砸进地里,肯定是副帮主看我写的太好了将功抵过(不是)


下面是YY他们的内容,用的全都是原ID(ID太长的用的一部分),cp是叶展x默戮,双武当。出现的所有名字都是我们帮的ID,如果你们看到什么眼熟的名字,比如说剑三苍云的申屠远和吴钩的沈白聿,不要惊讶,不是原人物客串,是ID就叫这个。

pss我的ID就是沈白聿丶哈哈哈哈哈

psss因为是速食小短文,所以情节有点仓促,看个乐子,不要计较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叶展从八卦图里出来,抻了一下筋骨,发出“噼啪”的轻响。

  他倾身看了一眼萧居棠身边的计分板,挑了挑修长的眉,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,然后执袖朝萧居棠欠了欠身,“叨扰小棠师兄了。”

  “好说。”萧居棠摆了摆拂尘,一脸一看就是装出来的老道,“啊,对了,你那徒弟刚才来找你呢,我跟她说你在八卦图里,她就去长生殿喝茶了。”

  “望川?好,我知道了。多谢小棠师兄告知。”

  叶望川是他十年前捡到的孤女,彼时小姑娘才七八岁,叶展也只是个十六七的少年,武当不收女弟子,叶展照顾了几天,要将她送去云梦拜师学艺,小姑娘却只肯拜叶展为师,最后好说歹说,二人才各退一步达成妥协。转眼也十年过去了。

  叶展踏进长生殿,先向郑居和道了叨扰,才走进待客的偏殿,抬手曲指敲了敲偏殿的廊柱,“望川。”

  “师父!”年轻的云梦姑娘立刻站起来,向他展颜一笑,绚丽得像白山茶,“你来啦!”

  叶展走进去,抱肘“唔”了一声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嘿嘿,是这样的,”小姑娘把引梦灯抓在手里,“那个,我收了个徒弟呀。”

  叶展挑了挑眉,“……什么?”

  “收了个徒弟。”

  叶展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,“你的水平也有人拜师吗……”

  “……师父!”

  叶望川气得跺脚,简直想抄起灯敲他。

  “不闹你了。”叶展放下手,笑了笑,“你徒弟是谁?”

  “是那个……啊,他来了!”叶望川眉开眼笑地抬手指向偏殿门口。

  叶展回头,便看见一张眉目俊挺朝气的脸,一身素白的重阳道袍,发冠高束,整个人挺拔精神得很。

  ……重阳套?

  叶展和默戮面面相觑,一时无话。

  “师父!这是我徒弟,叫默戮!”

  人倒是还挺像模像样的。可问题是……

  “望川啊……”

  “诶?师父怎么了?”

  叶展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。

  “你徒弟跟我是同辈弟子啊。”

  “诶??”

  默戮忍不住笑起来,抚掌道,“所以应该称呼您为师兄,还是师祖?”

  “……随你。”

  .

  最后决定跟帮派的其他人一起叫叶老师。

  默戮为人不错,很快和帮派中人打成一片,然为人略显轻佻,常和帮里的几个老油条开一些有色玩笑。叶展对人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好恶的,他并不介意这种事,但是对默戮也不是很喜欢得起来。

  他心里总觉得,自家徒弟这二把刀的水平,默戮这个武功犹在自己之上的人拜她为师,指不定对她有什么企图。

  不过他对这种事也并不是很在意,如果能成,岂非也是徒弟的缘分?叶展向来万事不太过心,除了帮派事务和武当八卦图,很少有什么事被他放在心上。

  “跑商百万来人。”叶展走进大厅,敲了敲离他最近的桌面,顺便捞走了柳子明面前盘子里最后一块桂花糕。

  “喂,叶老师!”柳子明笑骂,“你这是顺手牵羊!”

  叶展轻描淡写地把咬了一半的桂花糕递给他,“嗯?”

  柳子明立刻笑着摆手,“不了不了,权当孝敬叶老师。”

  默戮原本靠着桌沿和人谈天,闻言立刻抬手,“叶老师!带我一个呗!”

  叶展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,颔首,“你来。”

  叶展点齐了人,转身拂袖而去,瑶台见他出去了,才低下头去和叶望川咬耳朵,“川川啊。”

  “诶?”

  “我怎么觉得你徒弟对你师父很热情啊?”

  “啊勒?”

  瑶台眼前忽然笼罩下一片阴影,她一抬头,便看见眉目俊挺的年轻道长站在她面前。

  “……呃,道长好。”

  默戮“啧”了一声,把食指靠在唇边,“瑶姑娘,慎言,慎言。”

  .

  默戮觉得自己是对叶展没什么非分之想的。

  虽然他确实觉得叶展修颀的背影确实很赏心悦目就是了。

  跑商路上难免遇到宵小,叶展勒住马缰跃下马车拔剑,回头喊人,“下车清……”

  叶展沉默了一下。

  何归江杳几人抱着话本子看得正起劲,丝毫没有要下车的意思。沈白聿警醒些,抬起头来,“嚯,遭贼啦?”一脚把默戮踹下去,“快,去帮叶老师。”

  默戮:“??!小沈?!”

  沈白聿用剑柄合上了门。

  叶展揉了揉眉心。

  默戮身手不凡,三招两式便将宵小斩于剑下。叶展有些侧目,挑了挑眉,简单评价道,“剑法不错。”

  叶展甚少夸人,默戮被夸得有些飘,假意谦虚道,“哪里哪里……”

  “这么高的剑法拜我徒弟为师,看上她了?”

  默戮吓了一跳,坚决否认,“哈?没有的事!”

  见他否认得如此坚决,叶展对默戮的最后一丝偏见终于消失了,看这人便觉得顺眼起来,捏诀收起长剑,抱肘点头,“噢。那是我误会了。”

  “……所以这就是叶老师你一直对我没什么好脸色的原因吗?”

  他这张八风不动的脸还能看出脸色好不好吗?这默戮有点本事啊。“叫师祖。”

  默戮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默戮屈服道,“师祖。”

  “乖。改日师祖请你喝酒。”

  .

  回去以后何归三人对默戮的剑法表示了赞扬。

  默戮牙痒道,“我跟叶老师在前面打,你们在后面看话本子!”

  江杳嘿嘿笑道,“这是在锻炼你呀,默戮道长。”

  默戮“噫”了一声,拔剑,“请赐教!”

  一柄长剑从斜里探过来,柳子明啧道,“来来,咱俩比试比试。”

  默戮:“……”

  默戮心里有句妈卖批要讲。

  最后二人之所以没有继续打下去,是因为叶展笼着袖子,站在门口慢条斯理地说:“打坏了家具,赔偿费自理。”

  夫妇两个都出身穷鬼门派华山的柳子明可以跟任何人比拼剑法,但绝无和默戮比拼财力的打算,当即收了剑,捞了江杳就走了,留下默戮在原地看得目瞪口呆,“……靠,跑这么快!”

  叶展摇了摇头,“躲债躲出来的吧……”抬了抬手,“喝酒吗?”

  叶展甚少承诺什么,一旦承诺便一言九鼎。他说请默戮喝酒,就真的拎着一坛酒来找默戮。

  默戮大笑,“叶老师果真是信人!”问,“这是什么酒?”

  叶展不答,轻功越上房顶,在屋脊上摆上两个杯子,斟了酒,才道,“尝尝看?”

  默戮也跟着跃上房顶。天已经黑了,一轮皎月挂在空中,月华倾泻如水。默戮振衣在他对面落座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诧异地笑道,“石冻春!好酒!”

  叶展点头,端起酒杯慢慢啜饮。

  几杯酒下肚,默戮就开始脸红,身体向后一仰,用手臂撑着,“哎师祖。”

  叶展:“……”他其实只有二十几岁,并不想被叫得这么老。

  “我回门派做课业的时候,才发现你的名字居然排在八卦图的第一页!好厉害!”

  “谬赞。”

  “我觉着小棠师兄想出来那玩意就是折磨人的……你怎么做到那么高的分的?”

  “熟能生巧。”

  “我在有几个妹妹,她们在云梦学艺,嘿嘿,个个都特别漂亮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叶展剑法不俗,不过他更喜欢参加各种有趣的,考验智力和身法而不考验武功的游戏;但他并不算一个多么有趣的人,当下他便想,默戮真的好吵啊。

  本来就是个爱说话的性子,喝了酒更啰嗦了,各种不靠谱的神侃胡吹,一个人就可以开一场戏。

  不过叶展并没有出声打断默戮,他不紧不慢地把玩着手里的杯子,啜饮杯中浊酒,听着默戮絮絮叨叨。

  最后默戮喝醉了,整个人仰躺在屋脊上,道袍袍摆如流云般散开,他用右手小臂搭在额上,醉眼朦胧地问,“叶老师啊。”

  又叫回来了。叶展想。“嗯?”

  “沈白聿是个断袖你知道吧?”

  “这件事很多人知道。”

  “你怎么看他?”

  “不怎么看。只是恰好喜欢上一个男人,有什么好看的,与我又无干系。”

  “不觉得异类?”

  “不觉得。”

  “哦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  叶展微微皱了皱眉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

  默戮没有回话。

  叶展抬眼看过去。默戮已经睡着了。

  .

  高挑的女刺客凑近了端详默戮的脸。

  女刺客身上的气质太过锋利,她手里的匕首比她的气质还要锋利。默戮被她看得如芒在背,终于忍无可忍道,“看什么呢?离我远点。”

  临风退了几步,一瞬间卸下了身上的锋利,变得吊儿郎当起来。她从何归手中的盘子里顺了枚沙糖桔丢进嘴里,边嚼边道,“又不是花魁,还怕我看啊?我就想看看让阿展从房顶抱下来的是什么人物。”

  默戮:“……”

  默戮:“滚啊。”

  他只是喝醉了睡着了而已!这又不是他能决定的!

  傲辰嗑着瓜子笑道,“他要是花魁,我就把十一推出去接客。”

  萧拾遗骂道,“与我何干?不要忽然扯上我!”

  默戮冷笑,“贫道没能生得一副如花似玉的花魁美貌,还真是对不住啊。”

  “你对不住我们没关系,对得住叶老师就可以啦!”

  屋里一片嘻嘻哈哈。

  临风忽然想起一事,把沙糖桔抛进瑶台怀里,让何归接了个空,“小明啊。”

  柳子明拍桌:“不要叫老子小明!”

  “去,带个百万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我?一般不都是叶老师带吗?”

  “他这几天没空。快去。”

  柳子明只能痛苦地抓起长剑从座椅里爬起来,去内堂拿商票。

  默戮还没有跑商,闻言也只能搭柳子明的车。他一看见江杳也在,就觉得一阵牙疼,“你今天带话本子了吗?”

  “你猜呀~”江杳背着手蹦蹦跳跳地跑了。

  事实证明江杳今天没有带话本子,但是柳子明可能没有带链子。

  默戮抱肘站在镖车旁边,啧道,“走马你行不行啊?”

  “明哥你不行啊~”江杳扒着车门笑道。

  柳子明不悦,“你行你上,不行别比比。”又忙对江杳道,“杳杳我不是说你,我说的那牛鼻子。”

  默戮嗤笑,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跑商把镖车跑坏的。”

  一道剑光收束如雪线,向默戮面门斩下,默戮点足一退,险之又险地避过,“靠,来真的?”

  柳子明冷笑,“再比比废了你。”

  “我好怕啊。”

  但狠话是放了,柳子明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修不好镖车。江杳想要帮忙,柳子明看了眼阴沉沉的天,不让她下来。天阴欲雨之际,默戮啧道,“可以了没?再不修好就要露宿荒野了,柳少侠。”

  江杳捂住眼睛。

  昴流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下一刻就明白了。“哗啦”长剑出鞘之声,柳子明一剑直取默戮要害!

  “!”昴流大吃一惊,“杳杳,他们打起来了!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江杳扁扁嘴,“让他们打吧,默戮打不过明哥的,一会儿就打完了。”

  诚如江杳所言,柳子明毕竟终日刀口舔血,默戮初时占了上风,很快柳子明便略占了优势。山道之上剑光翻飞明灭,江杳和昴流安心啃煎饼果子。

  “你们要打到什么时候?”

  两人俱是一惊,不约而同收手,抬头看过去,叶展蓑衣戴笠,笼袖站在树上,淡淡垂眼看着他们。

  默戮在比斗中变得有些狼狈,但叶展出现在这里更让他惊诧,“叶,叶老师!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阿远说你们跑商迟归,我来看看。”叶展从树上跃下来,落地时衣袂翻飞如鹤,“不是我来,你们今天还打算回去?马上就要下雨了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天际滚过一声闷雷,大雨倾盆而下。

  柳子明:“……”

  默戮:“……叶老师你委实很有乌鸦嘴的天分。”

  柳子明浑身被淋了个透湿,抱怨道,“就不该让我来押这趟镖!”

  “我也没有想到临风让你带。”叶展瞥了他一眼,走到默戮面前,从蓑衣下取出一把伞撑开递给他,又伸手替他理了理散乱的衣领。

  默戮不防他忽然接近,下意识退了一步。

  叶展轻斥一声,“躲什么?”

  默戮这才想起来对方论起来是自己师祖辈,乖乖站着让他打理。

  叶展收回手,才转向柳子明,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车坏了。”

  叶展:“……”他揉了揉眉心,“厉害。”

  他脱下白色的手套丢进默戮怀里,把衣摆扎在腰间,蹲下身去查看车轴。过了半刻钟叶展站起来,拍了拍手上的泥水,接过昴流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,“好了。”

  柳子明咧嘴,“多谢多谢。”

  默戮叹为观止,“修车都行,叶老师,还有你不会的吗?”

  叶展偏头想了想,笑了笑,“应该没有。”

  默戮隔着雨幕看见叶展这个淡淡的笑意,忽然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。

  .

  叶展对谁的态度都是温吞水一样不咸不淡的,不过月夜对饮和雨天跑商之后,默戮和他的关系倒是近了些。

  搞得帮里满脑子彩虹染料的云梦小姑娘们都用有色眼镜看他们两个。

  叶展万事不经心,并不在意,倒是默戮拍着桌子解释道,“我对男人不感兴趣!我喜欢的是小姑娘好么!”

  瑶台煞有介事地点头,“阿聿遇到心上人之前,也喜欢小姑娘。”

  沈白聿正叼着草叶子擦拭自己的剑,闻言接腔,“没错儿,我之前喜欢香香软软的那种。”

  默戮扬袖反手给他一剑,“闭嘴吧死断袖。”

  沈白聿大笑。

  被瑶台这么一讽,默戮的解释越发像欲盖弥彰了。

  默戮恨恨道,“断袖什么……才没有!改天就欺师灭祖去,打爆叶老师的剑匣!”

  萧拾遗用送葬的眼神向他竖起大拇指,“年轻人,勇气可嘉。”

  叶望川溜进叶展的书房的时候,叶展正在泡茶,听见动静也不抬头,不紧不慢地问,“何事?”

  “呃那个……我是想问……”半天吭不出来。

  “问。”

  “就是那个……你和默戮……”

  叶展放下茶匙,抬眼,“嗯?”

  “……你喜欢他吗?”

  叶展有些好笑,抬手为她斟了一杯茶,“望川,你要知道,他比我小两个辈分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叶望川扁扁嘴,“好的吧,我知道了。”

  叶展挑了挑眉。

  你又知道什么了?

  但他也不问,慢条斯理地斟了茶啜饮。

  叶望川喝了茶,起身告辞。直到走出叶展的书房,她才忽然灵光一闪,默戮小两个辈分,然后呢?

  然后他就什么都没说了呀!

  她怎么能忘了叶展是个武当弟子,最擅长打太极了呢!

  “所以!”她猛地回身扒住门框,期待地问,“你喜欢他吗!你喜欢他吧!”

  叶展八风不动,朝她摆了摆手,那是一个掌心向内的手势,“做你的事去。”

  叶望川喜滋滋地走了。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!

  .

  所有人里包括默戮。

  默戮听见这话的第一反应是,你他妈驴我吧?

  他这么想不是没有道理的,因为叶展对他丝毫没有变得热情的意思,态度举止依然如故。

  然而如果……呢?

  默戮于是在一次平乐宴后拦住了叶展,“叶老师!”

  叶展停下脚步,露出疑问的神色。

  “望川说你喜欢我?”

  叶展挑眉,思考了片刻,然后笑了笑,言简意赅道,“打赢我,就告诉你。”

  默戮:“??”

  拔剑:“请赐教。”

  打不过柳子明,默戮理解,毕竟柳子明委实是个打架狂人,确实很能打。

  可他打不过叶展,不仅打不过,还被吊着打。

  最后一式叶展的剑气将他的衣角钉在屏风上,欺上前来,伸手挑起他的下巴。

  这个姿势太暧昧了,然而默戮退无可退,只能被迫与叶展对视。

  “你输了。”叶展的神色依然八风不动。

  “……甘拜下风。”

  “甘拜下风?我看不然。”叶展的拇指摩挲过他唇角的青紫,带起一阵轻微的钝痛,“欺师灭祖,嗯?打爆我的剑匣,嗯?”

  “……”默戮的冷汗下来了。

  “想要打赢我,你恐怕还得练几年。”叶展低低地笑了一声,“不然你怕是再也翻不了身了。”

  .

  第二天申屠远组帮雪末班车,组了一会儿他问叶展,“默戮呢?我记得他也没打,怎么不来?”

  叶展轻描淡写,“让我灭了。”

  申屠远:“???”

  叶展没有对他解释,而是心情颇好地理了理自己的束腕,然后去武当做闲趣去了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副帮主真的每周都是武林闲趣至尊,超流批的

那句“让我灭了”,本来只是当时叶老师一句调侃之语,被我拿来作梗了

至于文中默戮为什么被灭了

你们猜啊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