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【策霸策】行泽(一)

天策叶麒x霸刀风楚瑜,可逆,清水。与《【气剑】坠红尘》相关,但互相不影响独立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风楚瑜抱着手臂,不动声色地站在阴影里。 

  他在观察马贼巡逻的规律。 

  他已经观察了三个时辰,终于摸准了巡逻的门道。他从背后拔出刀,无声地往营地走去。然而在踏入营地之前,他便听见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,那声音很快,几息功夫就到了眼前! 

  “什么人!”马贼们惊诧地抓起兵器起身。 

  马上的黑衣骑手哈哈大笑,“杀你们的人!” 

  他纵马而来,将一名马贼踏在马蹄下,枪尖一揽,几柄袭来的兵器被他揽至一处,震了出去。此人枪法出众,这一揽一震便令风楚瑜眼前一亮。那匹马也极为灵性,与主人默契无间,在马贼群中游走腾挪。数人围攻之下,这一人一马不仅毫发无损,还斩杀了好几名马贼。 

  “你,你再不住手,我就杀了这几个家伙!” 

  骑手回头,见一名马贼将马刀横在一位白裙少女的颈子上,旁边还有几位衣着不凡却十分狼狈的人。 

  风楚瑜皱了皱眉,无声地向那名马贼靠近。 

  却见那骑手咧嘴一笑,将长枪投出去,贯穿一名马贼,弯腰取下挂在马鞍上的长弓,抽箭、搭弦、拉弓、放矢,一气呵成!那名马贼被羽箭贯穿眉心,脸上还残留着几分不可置信。 

  骑手的武功和狠辣极大的震慑了马贼们,不多时,整个营地的马贼都被杀的干干净净。 

  那骑手这才翻身下马,提着长枪走到最大的火堆边,踢开一具尸体,弯腰拎起一坛酒,拍开泥封,浇在自己染血的枪尖上。 

  风楚瑜抱着手臂,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。 

  那骑手并不意外这里还有一个人——他早就察觉到了。当下笑道,“兄台出来了?” 

  风楚瑜点点头,朝那群被马贼捆着的人扬了扬下巴,“白衣服,我认识。” 

  那骑手愣了一下,便反应过来风楚瑜在解释自己为何在此。又听风楚瑜道,“你枪法很好。” 

  骑手怡然道,“夸我的人很多。” 

  风楚瑜看着那骑手在火光映照下俊朗的面容,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愉悦。 

  “霸刀山庄,风楚瑜。” 

  骑手讶异地打量他两眼,随即抚掌大笑,“原来是霸刀风少爷,久仰大名,与君相逢,三生有幸。在下叶麒,天策府游龙营骑都尉。” 

  . 

  叶麒看起来不过二十上下,却已经在天策府这等卧虎藏龙之地官居骑都尉,其武功之高能力之强,可见一斑。 

  风楚瑜不爱说话,终日里沉默寡言,但是和叶麒却颇有几句话可以讲——二人棋逢对手,武力相当,同行一路,几乎天天切磋,极大地拖慢了行程。 

  风楚瑜的下属——被从马贼营地里救出来的那位白裙姑娘,苦不堪言,大声抱怨道,“帮主,我不想再在沙漠里走啦!我们可不可以先出去,然后你找个地方慢慢和叶将军切磋去啊!” 

  风楚瑜看了她一眼,叶麒大笑道,“是在下的疏忽,拉着贤兄切磋延误了行程,没能考虑到姑娘。前方就是龙门镇,我们去那里住一晚,明早起来赶路,一路往东南走,就可以入关了。贤兄意下如何?” 

  白裙姑娘撅嘴,“帮主!” 

  风楚瑜终于点点头。 

  太阳落山之前三人终于到了龙门镇,叶麒翻身下马,正要喊客栈老板娘,白裙姑娘已经探手拽走了风楚瑜的钱袋,轻盈袅娜地从他的马背上跃到老板娘面前,“老板娘!三间房!” 

  老板娘“哎哟”一声,见姑娘衣着不凡,同行的又是一名贵公子和一名官兵,自然不敢无礼,陪着笑道,“这位姑娘,可真不巧,小店只有两间房了,再就只有通铺。” 

  白裙姑娘皱了皱鼻子,“你们镇上还有别的客栈吗?” 

  “方圆十里,只我们一家哩。” 

  叶麒听了,同风楚瑜道,“此处确只有这一家客栈,要不你和苏小娘子一间房,在下去睡通铺……” 

  风楚瑜微微提高了声音,“那就两间。” 

  苏四娘扬了扬手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 

  风楚瑜转向叶麒,“你同我睡一间。” 

  “啊?” 

  “叶兄介意?” 

  “哦,那倒没有……只是……” 

  风楚瑜已经去拴马了。 

  几日下来,叶麒也摸清楚了一些风楚瑜的脾气,看着高冷,但其实真的就是单纯的不爱跟人说话。 

  风楚瑜拴好了马先上了楼,叶麒则喂了马才慢慢上去。风楚瑜坐在桌边拭刀,叶麒推开门进去,朝他扔了个东西,风楚瑜抬手接住,却是一小坛酒。 

  叶麒笑道,“他们家的酒是关外一绝。走,喝酒去!” 

  风楚瑜想了想,收刀入鞘,跟着他出了门。 

  夜晚的龙门温度很低,好在二人都有内力傍身,倒是不惧严寒。 

  风楚瑜坐在房顶上,仰头看着夜空,过了一会儿,低声说,“天真高。” 

  叶麒开了酒坛,一股辛辣的酒香飘出。他朗声笑道,“沙漠的夜空确实给人感觉会高远辽阔些,这也是沙漠的魅力之一。我有的时候仰望夜空,就会觉得天高地远,山河广阔,实在是不枉我从军卫国。” 

  他仰望星空,手搭在膝头,神色间皆是意气风发和坚定不移。看了片刻,他收回目光,一举酒坛,“来,喝酒!” 

  风楚瑜看着叶麒畅快喝酒的模样,心中不知为何,微微一动。 

  . 

  二人萍水相逢,却性情投契,虽然入了关便要分道扬镳,但这并不影响二人成为好友。苏四娘年岁尚小,却已凭一手梅花三弄曲惊四座,追随风楚瑜好些年了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而立以下能跟风楚瑜打平手的人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风楚瑜好像很喜欢对方,入关一段路上,风楚瑜说的话,比过去半年加起来还要多。这一点在叶麒辞别风楚瑜以后,变得尤为明显。 

  苏四娘提着裙摆走到风楚瑜房门口,探头探脑地说,“帮主,客店的小厮跟我说,咱们的马该换马蹄铁啦,你记得回去以后让人去换呀。” 

  风楚瑜站在窗前,抬了抬手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 

  “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热水上来,你先不要锁门哟。” 

  风楚瑜微微侧头点了点,又恢复原来的姿势。 

  又是这样。苏四娘气鼓鼓地想,还以为这少爷交了新朋友能转性呢,朋友一走又变回原来三句打不出个屁的德性。 

  风楚瑜带苏四娘回到风烟栈,把一帮吱哇乱叫抱着苏四娘假哭的活宝丢在身后,独自一人回了房。此后数十日,一切皆是如常——看似如常。事实上风楚瑜走神的时候越来越多,他的废纸盒里多了很多莫名其妙写了“叶”字的废纸,一次下属来找他讨天工树令牌,一眼看见素笺上乱七八糟写了一页“叶”字,不禁好奇道,“叶?老大你这是干什么?是指藏剑山庄吗?” 

  风楚瑜笔一顿,看着面前铺开的素笺,心想,是啊,我在干什么? 

 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个叫叶麒的男人给他造成的影响太大了。他决定把对方忘掉。 

  风楚瑜心无旁骛地要做某件事的时候是很难不成功的。然而天不遂人愿,几日后,他便收到了张桎辕的信,要求他配合天策府追捕一伙流窜的匪徒。 

  等到了地方,风楚瑜发现天策府的领队是叶麒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只想写个坠红尘的番外的,一不小心写太长啦,就干脆作为独立的一篇发出来了。

cp可逆,因为两个人都很强势,而且我不写肉,不存在上下问题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