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【气剑】坠红尘(二)

修正一下人设描述

应该是 一脸高冷相吐槽流气纯x满身风流债骚话流剑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链接:记梗 (一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谢少泽睨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落在原处的镇山河剑气很快无声的溃散了。谢少泽淡淡地看向宁师姐,“可否给个解释?”

  宗政决摸了摸鼻子,“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紫裙女子大怒拔剑,“你不知道?韩师妹日日为你以泪洗面,你却在这里说你不知道?!”

  谢少泽长剑在空中轻轻一划,紫裙女子便被封住了经脉,一时无法动作。宁师姐连忙把她拉到自己身后,欠身行礼,“家妹性子急躁,还望谢副帮主不与她一般计较。”

  谢少泽不置可否,他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——这种事宗政决惹得太多了。

  “你们那位韩师妹,宗政可曾对她有逾礼不轨?”

  宁师姐一怔,摇头,“这……不曾。”

  “可曾言语逾礼轻薄?”

  紫裙女子正要开口,宁师姐沉默片刻,摇头,“不曾。”

  “可曾有所承诺?”

  “不曾。”

  宗政决忽然以拳击掌,“哦!我想起来了,韩婉婷,我上回在巴陵帮她击退了几波劫镖明教,那明教的小子菜的要命,也就打得过单修云裳的小姑娘,把人小姑娘都欺负哭了,我看不过眼就把人给埋了复活点,后来那姑娘请了我一顿好酒。少泽你应该记得那件事,我后来还跑去那家店给你和阿熙买了坛一样的,那酒味道是真的不错……”

  眼看着紫裙女子目露凶光,仿佛下一秒就要砍人,谢少泽叹了口气,偏头道,“闭嘴,宗政。”

  宗政决也感觉到了杀气,乖乖闭了嘴,还退后了半步,躲到谢少泽身后。

  谢少泽回头,已经恢复了冷淡的神色,对两名女子道,“贵帮弟子无故袭杀我帮弟子,三日之内,‘秦川’会遣人与贵帮交涉。现在,请回吧,二位。”

  宁师姐只能后退,紫裙女子却大为不甘,抬剑而舞,一式剑破虚空便要疾斩而下,宁师姐大吃一惊,阻拦不及,谢少泽却只是淡淡抬眼,侧身错步,化拳为掌,九转归一将她推了出去,再以五方剑气锁住她的脚步。

  他偏了偏头,似乎依然不为所动的样子,声音漠然地道,“下一次,我直接下死手了。”

  片刻之后,宗政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大大地舒了口气,用力拍了拍谢少泽的肩膀,“少泽,这回可得多谢你救命啊,要不然我就凉了……”

  谢少泽没有说什么,只是轻声道,“走吧。”

  “别别别,”宗政决一把拉住他,“我还没带你见过我朋友。来来来。”

  谢少泽皱起眉,“什么?”

  宗政决不由分说把他拉到酒馆门口,兴致勃勃地向谢少泽介绍了唐子争和杨姑娘,又对二人道,“这是我搭档,谢少泽。”

  唐子争看了看他手里的竹青色长剑,“‘孤风竹’?”

  谢少泽收起油纸伞,微微欠身,“微末虚名,不足挂齿。”

  “谢道长太过谦了,名剑‘风竹’当年也曾名噪一方,唐某敬仰已久,只是方才那位姑娘唤您‘谢副帮主’,难道谢道长也加入了什么帮会吗?”

  谢少泽看了他两眼,目光有点难以形容,“……贫道三年以前,便已是‘秦川’的副帮主了。”

  唐子争大吃一惊,“这……在下确实不知。”

  当年‘风竹’剑主谢少泽名动江北,江湖皆知谢少泽独来独往,性情孤冷,从不涉足帮派和阵营斗争,故有‘孤风竹’之称,而‘秦川’乃浩气盟帮会榜上数一数二的大帮会,在荆湘一带拥有一个据守据点,怎么看二者都不像是扯得上关系的样子。

  宗政决揽着谢少泽的肩膀大声笑道,“没事没事,哈哈哈!少泽近年深居简出,又不怎么管事,早就习惯别人不知道他是秦川副帮主了。”

 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打圆场,唐子争嘴角一抽,谢少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宗政决浑不在意,笑着招呼,“少泽,进来喝两杯吧?今儿我买的西凤白。”

  谢少泽摇头,“天色已晚。”

  “那也行,你先……”

  “你随我回去。”

  “啊?!”

  谢少泽的目光落在宗政决肩胛鲜血淋漓的伤口上。

  “伤成这样,还想喝酒?”

  宗政决摸了摸鼻子,“这点小伤,在幽燕那会儿受过更重的伤还不是跟苍云的大兄弟对吹……”

  谢少泽轩眉一挑,“嗯?”

  “……啊那什么,唐兄,贫道先行一步,你和杨姑娘吃好喝好啊!剩下的酒算我请你们的!”

  唐子争:“……”

  没出息。

  谢少泽撑开油纸伞,向唐杨二人欠身,“先行告辞,多有失礼,还请恕罪。”

  对着宗政决,唐子争还能一脸面瘫地吐槽他,面对谢少泽他却不知为何皮不起来,规规矩矩抱拳道,“谢道长客气了,还是宗政兄的伤势要紧。二位道长请。”

  谢少泽点点头,撑着伞走入了沥沥雨幕,背影轩长挺拔,在夜色中如落了霜色的劲竹。

  宗政拢着袖子,一步不落地跟在他旁边,“哎少泽,你晚上吃了没?”

  “未曾。”

  “没吃饭就跑出来找我,你对我是真爱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开玩笑的,你不要板着脸啊,面瘫老的快知不知道,你看祁师叔,为什么万花谷那个白发美人不肯要他,就是因为祁师叔天天板着个脸看上去太老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二人并肩而行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长街尽头,唐子争早就坐回桌边,喝了两口酒,抬头看见杨姑娘还倚门望着,微微提了声音,“杨姑娘?来喝酒吧,宗政请的,不喝白不喝。”

  杨姑娘恍然回神,默默不语地回到桌边正坐下来,接过唐子争为她倒的酒,啜饮了一口,满口酒香都仿佛透着难言的苦涩。

  唐子争虽然是杀手出身,容貌却生得俊朗挺拔,纵然带了个脸谱面具,看上去也是十分可靠的模样。杨姑娘喝了两杯酒,不由自主地对唐子争开口,“唐大侠。”

  “大侠不敢当,不过唐某痴长姑娘几岁,姑娘可唤声大哥。”

  “唐大哥。”杨姑娘纠正了称呼,然后轻声道,“你方才对我说,让我不要插手宗政道长的事,否则会被卷进去受到伤害。”

  唐子争暗叹果然是为了宗政决,宗政你这个小白脸真是个祸害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杨姑娘怔怔地问,“为什么……谢道长可以插手他的事?”

  “……呃?”

  “难道谢道长不怕卷入其中吗?”

  唐子争觉得她问得奇怪,“当然不怕,他可是秦川副帮主,‘孤风竹’谢少泽。”

  杨姑娘摇了摇头,又喝了一口酒,低声道,“宗政道长剑法卓绝,我单修相知,他若能得我相助,未必不能击败那位宁姑娘,可他自始至终未向我开口……那位谢道长一来,他就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对方……”杨姑娘想起宗政决大喊救命的时候不设防的姿态,心里越发难受,“他……他不相信我吗?”

  唐子争迟疑了一会儿,委婉地说,“谢道长与宗政兄是至交也是搭档,互相之间自然更有默契。换做其他人,生死之际,也会更相信与自己有默契的搭档。他不开口,也是因为不想把你卷进去,而非不信任。”

  而且,剑纯带歌奶,真的也还是打不过冰心啊,她旁边还站了个修云裳的七秀呢,人家是冰心带奶啊。

  .

  “哎话说,我好像一直没问过你,你为什么答应老李给他的‘秦川’做副帮主?”

  宗政决双手交叉在脑后,十足惬意地走在谢少泽旁边。他的伤口还在流血,可是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。谢少泽看起来心情不太好,他也乐得陪谢少泽在雨中散步。

  谢少泽轻描淡写道,“私交。”

  “太敷衍了吧,我可是你过命的兄弟,也不告诉我吗?”宗政决不依不饶。

  谢少泽不轻不重道,“我还没问你,今天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又被追杀了?”

  “啊?那个,这个,”宗政咳了两声,“我不是都跟你解释了吗……”

  “四处惹桃花。”

  “我这个也是没办法啊,天生丽质难自弃好吧,姑娘们都要往我身边凑我能怎么办,难不成打出去……”

  “那个杨姑娘也是你惹的情债?”

  “她?不算吧,哇那丫头还没及笄好吗,少泽,我虽然是有点拈花惹草,可我不是禽兽啊。”

  “呵。”

  谢少泽只要面无表情地冷笑,宗政决就觉得头皮发麻,立刻道,“哎哟我琵琶骨好疼……”

  谢少泽:“……”

  他绷不住刻意装出来的冷淡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你在姑娘面前总是满嘴甜言蜜语,撩了就跑,这个性子,迟早要把命搭在里面。”

  宗政决聆听教诲,“谢兄教训的是,弟定当虚心接受……”

  “然后死不悔改?”

  宗政决的肩膀立刻垮了下来,“我一看见漂亮姑娘就忍不住多话,我也没办法。”他笑嘻嘻地揽过谢少泽的肩膀,“所以才要谢兄常救我于水火之中啊!”

  “手拿开,一身的血。”谢少泽轻斥。

  “不要这么残忍嘛少泽,你就当照顾伤患好吧,你看我被那疯婆娘砍成这样,你难道没有点同情心吗?哇你居然摇头?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令·人·寒·心哪——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伞下依然充斥着雨水的潮气和宗政决身上的血腥气,谢少泽抬眼,看着夜雨朦胧的成都夜街,思绪有些放空。方才宗政决问他为何要去秦川做副帮主,为什么?其实只是被秦川帮主李归渊的一句话打动了。

  “来给老子当副帮主,吃喝不愁!远胜你现在跟着这个复姓的小子一道颠沛流离。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“噫,阿泽你怎么油盐不进?那你说怎样你才肯来秦川?”

  “不去。我要和宗政打名剑场。”

  “你还真是……那这样,你来秦川,如果宗政决跟你来了,以后他再招惹什么人,只要不是宗政没理,你尽管拿秦川的名头去给他撑腰,这总行了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来不来?”

  “成交。”

  

  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惊破夜幕。

  云熙任由宗政决嚎得如同凶杀现场,丝毫不为所动,一手布巾一手伤药,面色狰狞地朝宗政决露出一个笑容,“你再乱叫,我让少泽把你的嘴堵上,再把全身经脉封起来。”

  宗政决:“……”

  他好惨啊。

  谢少泽坐在墙边的扶手椅上,手里拿了一本杂记,抬眼看见宗政决生无可恋的表情,抿着唇轻轻笑了一声。

  “少泽你还笑!天没天理人没人——啊!云大夫!云神医!我求你下手轻点,我丢了半条命才从冰心手里逃出来,另外半条命就要折你手里了!”

  “折了正好,本公子为民除害,免得你镇日里让少泽给你收拾烂摊子。”云熙恶狠狠道,“你知道秦川的姑娘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?到处乱撩妹、管杀不管埋、天天给她们的男神副帮主添麻烦!”

  谢少泽敛了笑意,把书放在膝头,“岚卿。”

  云熙闭了嘴,继续对宗政决遍布周身的伤口下死手。

  谢少泽看了看宗政决的神色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。他以手支颐,沉吟片刻,道,“不用在意,她们说她们的,岚卿的话你也不必当真。”

  宗政决没个正形地道,“我在意什么?我又不乱撩帮里的姑娘,有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。”

  “你真的没撩过?这话说出去我都不信!”云熙把沾着伤药的纱布往宗政决肩胛的伤口一按。

  “——云岚卿!谋杀啊你!”宗政决怒吼。

  “再喊这么大声,老子切花间杀了你啊!”

  谢少泽头痛地并指揉了揉眉心,深深觉得自从和他们两个组了剑气花,自己耳朵的耐受能力都得到的长足的锻炼。

  有谢少泽在旁压阵,二人好歹没有真的把伤药一丢就去院子里上演全武行,鸡飞狗跳地处理完伤口,云熙去厨房下了三碗面出来,一碗平平淡淡地搁在谢少泽面前,一碗狠狠往宗政决面前一放,不是宗政决闪的快,道袍都要溅上面汤。

  “哟,云小熙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?”

  “哼。”

  谢少泽抬了抬筷子,“快吃吧,一会儿早些睡,明日赶路。”

  云熙“啊”了一声,“这么急?老李催你了?”

  “催我半月了。”

  作为让谢少泽被催了半月的“罪魁祸首”,云熙一脸正经地清了清嗓子,换来宗政决毫不留情的嘲笑。

  谢少泽无奈,“消停点,宗政。”

  云熙朝宗政决吐了吐舌头,宗政决还以一个鬼脸。

  说是吃完了早点睡,但吃了没几口,宗政决就开始讲他这些天在切磋场遇到的对手。谢少泽凝神听着,不时给出一两句评价。这两个人骨子里都是剑痴,谈论起剑道来,月上中天都不会睡。云熙不懂剑,没有听的兴趣,把吃完的面碗收去厨下,在灶上给他们烧了热水,道了声“我先睡了”,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夜渐渐深了,宗政决从对剑招的冥想里回过神来,刚要开口,便看见谢少泽以手支颐,低着头看他膝头的杂记。屋内烛火明灭,窗外雨声淅淅沥沥,安静得呼吸声都可听闻。

  谢少泽的呼吸平稳绵长——他睡着了。

  宗政决愣了一下,“少泽?”

  谢少泽倏然惊醒,眼神是清明的,声音中却透着未散的睡意,“唔?哦,你冥想完了?有何收获?”

  “是我的不是,没注意时间,你去睡吧。”宗政决歉意道。

  谢少泽揉了揉眉心,摇头,“非你之过。你也早些睡。”

  他把书册卷在手中,站起身,待宗政决熄了蜡烛,与他并肩走出偏厅。出了门,夜雨声扑面而来,谢少泽在回廊下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嗯?少泽?还有事吗?”

  谢少泽哑然片刻,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后却只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,没有什么。”

  宗政决抱着手臂朗笑起来,“我俩谁跟谁,有话就说呗。”

  谢少泽依然摇头,声音轻得要散在夜雨里,“没什么。去睡吧,夜安。”

  宗政决摸了摸鼻子,不过他与谢少泽相识三四年,早就习惯了谢少泽寡言少语的性子,闻言也只是不甚在意地笑道,“行,你啥时候想说,随时跟我说。我先去睡啦,你也早点睡。”

  宗政决转身离开,谢少泽站在廊下,一直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回廊拐角,才无声地吐出一口浊气。

  其实他只是想说,“往后出门在外,把你满口的风流情话收一收吧,莫把命送在风流债上。”

  然而自己又以什么立场干涉他呢?他和宗政决只是好友,纵然因为年龄和性情原因,宗政决敬他为半个兄长,可他到底和宗政决不是一个师尊教出来的,并没有资格以兄长自居。

  而且他真的甘心做宗政决的兄长吗?

  谢少泽低低苦笑一声,然而那声苦笑也如同一阵轻烟,很快消失在中宵的雨幕里,再也寻不见了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人名、帮会名字、阵营局势纯熟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评论(5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