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雪夜暖炉温酒

(的废弃章节)

当时觉得太累赘拖沓,替换掉了

时间在明淮尘从运河里爬出来的时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齐无悔用脚尖踹了踹他的腰,“师妹,我觉得你快没气儿了。”

  却没有要帮他的意思,冷眼看着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抱着剑默然不语。

  “我死不了。”明淮尘咳完了,摊在地上说。

  齐无悔看了一眼死死被他抓在手里的剑,并没有反驳他的话。他在他身边蹲下来,伸手在他胸膛几处要穴点了几下,止住他不断流血的伤势,问,“什么时候学的摘心手?”

  “你们没有人关心长孙柏为什么会杀那么多人,我关心。可惜忏魂刀的刀谱已经被他毁掉了。”

  齐无悔想,他娘的,还真的遇到了跟长孙柏有关的事。

  明淮尘显然是在查忏魂刀的过程中偷学的摘心手,这个齐无悔其实已经没有立场去斥责对方了,他转而关心另一个话题,“你见过长孙柏?”

  明淮尘“哟”了一声,“大师兄关心他做什么?”

  明淮尘在华山派里,是“齐无悔伤了风师兄就该严惩”的那拨人,他骨子里敬重齐无悔,但他每每看见这个家伙,就会想到鸣剑堂里半身不遂的风无涯,所以也拿不出什么好语气,属于典型的又爱又恨。

  齐无悔也看明淮尘不大顺眼——没什么仇怨,单纯的性情不和,话不投机。他撑着膝盖站起来,“爱说不说。你既然死不了,那老子先走了。”

  明淮尘“哎”了一声,“大师兄。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你是要去洛阳的拍卖会?”

  齐无悔皱起眉,“你小子哪儿听来的?”

  “甭管我怎么知道的,”明淮尘屈起没受伤的那条腿,“一起走一程?”

  齐无悔瞅他一眼,皱眉想了一会儿,“也行。”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