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温酒对月酌

霜寒纵隳三尺剑,我有温酒对月酌。

拖更流写手温酒,瞎写一气,还望喜欢。

记得看置顶。

一篇碎碎念

大半夜的,正是适合矫情的好时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5年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了《九州·缥缈录》,算是承认了这本书可以归类为“文学”,而非一般的小说。

我第一次读九州缥缈录,应该是在07还是08年,那时候我还是小学。后来漫长的十年的时光里,我断断续续地阅读了九州志最经典的蔷薇、葵花、风炎、缥缈四朝的所有相关设定,九州缥缈录也重读了很多遍。

九州志和九州缥缈录直接影响了我的写作风格——看我的文的人不多,但有一个共同的倾向,就是夸我战斗场面写得好。如果让我夸夸我自己的话,就是一种介乎冷静和狂热的战斗场面描写。这都是看九州(以及龙族,不过这里不谈龙族)受到的影响。
哪怕后来我阅读了许多小说、诗歌、古籍,我的文风都是在现在这个方向上不断修正、进步,而不是改一种风格,比如说温馨的、俏皮的、华丽的、柔软的。

一个成功的作家总是要先写失败的作品来练笔,我曾经狂热地喜欢过一段时间的priest太太(现在也还喜欢,只是不狂热了而已,因为注意力被转移了),她的专栏里也有被她自行锁定的“黑历史”。委实说我在这个lof上放的就是我的练笔,我想将我的文笔磨砺到令我勉强满意的程度后,去写我创造的、我深爱的角色(俗称我儿子)的故事。我不太可能成为一个作家,因为我的人生规划并不是成为一个作家,写小说只是我的爱好,我想要的是把我灵光一闪的故事写下来,不管有没有人看。

九州缥缈录是我的追求、我的引路者、我的挚爱。可能江南那个狗逼再也不会写九州捭阖录了,但我仍然要深深地感谢他,感谢他写出这部令我深爱的、给予我莫大指点的、如此优秀的作品。

2018.8.7,《九州缥缈录》电视剧杀青,明年开播。我从不看好书改电视剧,但我希望这部电视剧会不辜负九州粉的期望,能够再带我们重温一次铁甲依然在的热血。

(ps:就宣传花絮而言,刘昊然小哥哥的世子殿下真的很还原,几乎是我印象中的阿苏勒了。夸爆他。)

评论(3)

热度(4)